首页>>科技资讯 >>列表

德国努力打造下一个硅谷 潜力与挑战并存

2020-07-29 21:22:07 字号:

无论是从微软、Facebook、谷歌、苹果等老牌科技巨头,还是从Snapchat、Slack、Pinterest、Buzzfeed和Flipkart等科技新贵来看,勿庸置疑,在IT技术变革方面都应当是无可争辩的王者。与之相比,在打造下一个硅谷方面的确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

然而,、特别是却一直在寻求打造自己的科技帝国,并力图缩小与之间的巨大差距。事实上,执行和管理数字化已经奠定了和决策的基石。但是,这并不能隐盖这样的事实,即业界领先的企业在打造数字化服务方面仍然比同行落后一大截。另外,尽管出台了“数字化议程(Digital Agenda)”计划,但政府一直在艰难地提供国内必要基础设施、和必要的政治法律框架,以此为未来的初创企业发展前景提供保障,从而与的硅谷进行竞争。

诸如“加速器计划(Accelerator program )”之类的政府资助只是国家扶持的政策变革的开始。这样的计划由经济事务部推广,每年都会选择一些顶级的初创型企业与位于和的顶级公司进行合作。

尽管已经开展了这些努力措施,但是,仍遭遇着关键的结构性不足问题,这一问题需要加以解决,这样才能有机会与展开竞争。首先,国家资助的总体机遇仍然非常有限;其次,的税收系统仍然非常复杂,为打造商业带来了过度的官僚习气;最后,这些问题也阻碍了年轻专业人员的发展。

目前为止,只有两家重要的科技公司处于发展之中,他们就是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和音乐/音频共享公司SoundCloud,这两家公司都位于。本身已经发展成为初创企业的首都,拥有一个繁荣发展的科技中心,名为“Silicon Allee”。不过,这种成功并不是因为成熟的营销政策,相反,拥有独特的世界性声誉、非常廉价的生活成本,特别是可选择性的商业和生态文化。

不但是在,而且在(伊萨谷)和等城市也看到越来越多具有活力的科技公司正在兴起。另外,在的 德累斯顿和塔尔海姆等城市也涌现了大量和科技集群地。尽管如此,这种在高科技行业、初创型企业创建人和潜在的人之间的传送带仍需要进行大幅改进。

为何能够打造下一个硅谷:

拥有破车的人力资本,这主要得益于该国卓越的体系。另外,即使有人不持有或经济区的公民证,但此人仍可以享有免费的福利。因此,在吸引全球各地的人才方面具有超强的竞争力。

除了之外,也维持着一个极高的生活标准,并因此而享有盛誉。另外,的公司在各自的全球业务领域也都享有盛誉。在全球行业领先的企业包括大众、宝马、奥迪、巴士夫、西门子、安联、博世、阿迪达斯、SAP和麦德龙(Metro)等。

然而,上述这些企业,特别是一些中等规模的企业最近在创新和研发方面都出现了下滑。但是,在2013/14年度,在全球向科技初创企业的风本数量方面却高居第三位。

不断增长的海外直接(FDI)是初创企业繁荣的幕后动力吗?

业界预测,欧元的贬值势头可能至少将持续到2016年。作为地区领先的经济体,可能会从这一趋势中获益。的一些明星人,例如比尔·格罗斯(Bill Gross)和沃伦·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等人都非常支持央行的政策,并称这些政策不断将欧元区吸引海外直接带向了一个全新的时代。与此同时,比尔·盖茨(Bill Gates)的“战略领先的科技公司的举措可能正处于绝佳的好时机,而且也为其它行业带来了丰硕的重要影响。”

央行推行的低利息政策极大地吸引了者,因为这些者在偿还贷款时可以支付较少的利息,而他们的回报率却达到了空前的高度。这样的趋势可能会进一步增加,一旦欧元与美元几乎等值时(预计到2017年就会出现这一现象)。

但是,毫无疑问,海外直接必将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,这样未来的初创型企业才能会获得一席之地。例如,沃伦·巴菲特的政策特别看重那些构成著名中小企业的家族企业——这些中小企业成为了著名经济的重要支撑。

必须进一步充分利用自己的潜力:

尽管发展中国家频频出现人才流失的情况,但事实上,作为一个发达国家也面临着人才外流的困境。如今,大量的优秀人才流失到、、和等国。

在过去的10年中,硅谷因外流而来的工程师、研究人员、企业家和风险资本家等而获利颇丰。最近一段时间,科技公司对毕业于亚琛工业大学、特别是理工大学的工程师有着极大的需求,这些公司招聘的来自这两所大学的工程师数量也创下了新高纪录。另外,许多人也在硅谷创建了他们自己的高度专业化的公司,即所谓的“隐形冠军(hidden champions)”。对人才的这种需求形势也让和处于直接竞争状态。因此,政府已经推出了一种计划来吸引其人力资本返回祖国。

当然,在一个重要方面,也与存在巨大差异。社会在一直在排斥失败,因而这也给年轻的企业家带来了巨大压力。从常理上讲,往往会激发个人的勇气,而失败也是学习过程之一。然而,那些必须申请破产的个人并不保证获得第二次机会,这对而言,也是一个重要的障碍,尽管这种格局正在慢慢改变。

如果社会和政客们在改变这种有害的心态方面取得成功的话,那么的这个最大经济体将能够走上具有潜力的轨道上。另外,如果能够将受过高等的人才挽留在国内,并能够将海外直接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,那么,就一定能够充分利用好人才、技术。(悦潼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