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捡个夫君好种田容水黎君阅读

2021-04-03 18:42:52 字号:

《》小说主角是容水黎君,这里提供捡个夫君好种田容水黎君小说,捡个夫君好种田主要说的是。容水加快速度,和容明时不时去镇子上逛一逛,除了叫中介帮他们注意之外,自己一双眼睛也紧紧盯着,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,也算让他们得到了些许的收获。

《捡个夫君好种田》精选:

容水加快速度,和容明时不时去镇子上逛一逛,除了叫中介帮他们注意之外,自己一双眼睛也紧紧盯着,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,也算让他们得到了些许的收获。

这天容水和容明去集市上拖米面回家,因为第二天是容水的生日,所以她心思活动,想试着做做蛋糕,就狠狠心去称了一斤昂贵的白糖。赶巧一出门,就看到隔壁一家小酒楼贴出了转让告示,上面写着因为主人家身体不好,要去城里治病,急着转让出去。

容水顿时就起了心思,虽说上面写的价格有些贵,不过这栋酒楼占地大,后面还搭了一个小院子,往后如果真要做炸鸡,可以在院子里面做,还可以留一个人看守店面,以免到时候店子做起来了有心怀不轨的人来偷看配方原料。

她拉着容明进去转了一圈,发现院子虽然小了些,但也整齐干净,还有两间杂屋,收拾收拾刚好一间可以用来住人,等于说买了前面的酒楼,就白送后面一个院子并两间杂屋,因此价格虽然贵些,却不是漫天要价。

容水仔细的看过采光、下雨天会不会漏水、地窖里有没有老鼠窝、栋梁里有无白蚁窝等大事后,觉得这家酒楼着实不错,当即和容明决定就买下这栋酒楼。

二人雷厉风行,给了掌柜一笔定金后,风风火火往家赶,生怕来晚了让别人给抢了,容明背着个麻袋,里面都是些碎银锞子,那张二百两的银票掖在了怀里最深处,提心吊胆的,唯恐叫人看出来他身上有那么多钱给动了歹心抢了去,因此容家的男丁都齐齐上阵,容正地里的活也不去干了,容卿学堂那边也请了假,三人一道上了路,给他壮胆。

好在别人一看他那麻袋破破烂烂,也想不到里面装的是银子,一路上倒也平安无事。

盘下门面后,容水也来不及做其他事了,赶紧把房契地契严严实实的收了起来,带回家去交给了李氏保管。

李氏手里攥着那些地契房契,就跟捧着团火似的烫手,一会儿藏这里一会儿又拿出来换个地方藏,搁哪儿都觉得不安全,最后找了个铁盒子严丝合缝的装了起来,藏在了柴火堆里,才不放心的作罢。

容水知道李氏这是穷惯了,乍一拿到这么贵重的东西,连两只手往哪摆都不知道了,嘴里不住的念佛,道:“一辈子没见过这么贵的东西,弄丢了阿娘心都得疼死。”

容水看得眼热心酸,一个劲儿安慰她:“往后容家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,到时候呀,比这贵一百倍一千倍的东西,都让阿娘随便看个够!”

李氏宽慰的一笑,显然不把容水说的话放心上,还是把她当小孩,敷衍道:“有阿水在,阿娘就盼望着那天呢。”

第二天就是容水的生辰,容水跟着李氏起了个大早,李氏忙着做各类大菜小菜,容水这是九岁,算不上什么大年份,因此也并没有打算大肆操办一番,只是打算做些平常难吃到的大鱼大肉之类,犒劳犒劳一家人的肠胃。

容水则抓了一把面粉、几个鸡蛋、白糖和食盐,还有好不容易在村里买来的一小碗羊奶,就到一边自己做实验去了,她前世的时候曾经用电饭锅经常焖蛋糕,倒也简单容易。而这个世界上,最难的不是做蛋糕的手艺,而是工具。

容水根据电饭锅的原理,曾经找村里的打铁师傅打了一个类似高压锅的饭锅出来。可惜在古时候冶铁的工艺不够成熟,只能勉强做出能够有凹槽转动合紧的锅盖来,上面的出气孔则用竹子削成的减压阀,盖在出气孔上,倒也勉强能用上,锅盖里用来阻隔空气的软皮筋,容水找来棉布条,仔仔细细的缠上,如此努力的又做了几次三番的修改增进,当今世上独一无二、全世界第一只高压锅,勉强投入了使用。

李氏拿着煲过几次汤,发现用高压锅煲汤速度要比普通的铁锅快上不少,尤其是诸如猪蹄一类难以炖化的食物,用高压锅就可以很容易的炖的稀烂。

容水有意要申请这个专利,想着做一笔高压锅生意,却在现实面前败下阵来。在这个年代,要买铁具都得先去官府报备,铁是国家的根本,如果有人私自在家中藏有铁具,别人可以告发他一个谋反的罪名,你不造反你囤那么多铁器干嘛?你囤那么多铁器不就是想打造兵器吗?

她这才明白为什么到新中国解放后许久一段时间里,大街小巷都有穿梭的老手艺人,嘴里悠悠长长的唱着“磨菜刀锵剪刀”了,因为在封建年代,任何铁具都是要反复使用的,锈了钝了就需要这些专门的手艺人来打磨锵亮,继续接着用。

她自己做的这个高压锅,也是由先前家里那口普通铁锅,又加了一把已然钝得无法使用的菜刀炼了进去,这才打造出来这口高压锅。

容水死了这条走上用科技征服世界的心,开始专注的做蛋糕,她先把蛋清蛋黄分开,蛋清里放上少许的盐和糖,拿了双筷子跑到容明面前,让他帮忙打奶油出来,容明虽不知奶油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,不过他现在对于容水要做的事都抱着盲目的信任,便爽快的接过盆子和筷子,抓着筷子迅速飞快的在盆子里搅动起来。

容水这边把蛋黄和面粉和好后,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,容明一脸惊奇的抱着盆子走了过来,盆子里的蛋清已然被打成了小山一样堆积起来的雪白色奶油,容水高兴的接过,容明不由好奇道:“这是什么?为什么蛋白打着打着,就变成了这种白色的东西?”

容水拿起筷子夹起一坨奶油,见它始终牢牢的粘在筷子上,没有掉下来,十分开心,对容明解释蛋清打成了奶油的原理。

容明听得云里雾里不解其意,摇摇头任由容水继续干活,自己转身离开了。

等容水把一切都准备好了,高压锅里也焖上了蛋糕,不一会的功夫,就有甜香浓腻的味道从锅里散逸了出来,夹杂着羊奶的淡淡奶香味、鸡蛋的清香,丝丝香味钻入了容家众人的鼻子里,容婉和容小妹都好奇的赶到厨房来看容水又在做什么新奇玩意儿。

看着他们好奇的表情,容水淡淡一笑道:“我做的是蛋糕,这是过生日的时候要吃的糕点。”

她没有想到,就因为她这一句话,后来容家每个人过生日时都渐渐习惯做上一个蛋糕,后来在她的地位达到现在的她无法想象的地步时,她再做蛋糕,许多下面的人也学了去,上行下效,以至于多年后,蛋糕这种柔软的食品在大燕朝的各个地区都开始流行,同时也把过生日吃蛋糕的这个定性思维,深深的植入到了民众的脑海里。

容小妹抽抽鼻子,眼巴巴的看着高压锅,望眼欲穿,好几次都想伸手摸摸看,被眼尖的容水一旦发现,马上就抬手打在她手背上,她就扁着嘴委委屈屈的收回手去。

又过了一刻钟多一点的时间,容水才道:“好了。”起身去把柴火熄了,把高压锅吃劲的提了下来。

容小妹欢呼一声,围着她打转转,那副乞食的模样,可怜又可爱,看得容水忍俊不禁,拿走竹子削就的减压阀,放走气体后打开锅盖,顿时甜香味扑鼻而来,沁人心脾,她陶醉的闭上眼,深深的呼吸了一口这文明时代才能吃到的食品的香味,才睁眼去看,只见蛋糕喧软柔和,轻轻一震锅子,表面上还会传来细密的震颤,说明蛋糕的弹性非常好。

容水压抑着心底的兴奋,把锅子整个的翻转过来,她在把和好的面团放进去之前,给锅底刷上了一层菜籽油,这样在把蛋糕取出来的时候才不会糊粘在锅壁上,非常顺滑的溜了出来,落在她一早准备好的大瓷盘子上。

她拈了一小块放入口里试味道,那香甜弹动的蛋糕放入嘴里马上就化开了,口感绝佳,且甜度刚刚好,一点都不腻。

容水心中底气大盛,一边暗暗得意自己穿到古代后点亮了烹饪技能,一边拿起筷子代替刀子,划开柔软的蛋糕,取了一块下来,用一个饭碗装着,这样子虽说不太好看,但只要好吃就行了。

容小妹看她装好第一块蛋糕,口水横流,一边吸溜口水一边含糊不清的说:“二姐、二姐,我拿去给阿娘吃…”

容水心中颇有些感动,容小妹这么小的年纪,明明已经馋的话都说不清了,还记得要把好吃的第一个给阿娘,可见李氏平时的教育容小妹也记到了心里。

她微微一笑,又取下一块放进碗里,把两个碗都塞给了容小妹,道:“这个给阿娘,这个给小妹自己吃。”

容小妹捧着两只碗,欢天喜地的去了。

而容水则计算着剩下的分量,心中盘算着怎么分,容卿在学堂,容正容明都在干活,要等中午才能回来,她略一思索,手腕微动,又划开了几块用碗装好,除了她和容婉的份,还多出来了一份,这是她准备送上山去给黎君尝尝鲜的。

“阿水。”

容婉在旁边犹犹豫豫的喊了一声。

容水扭过头去看她,好奇道:“怎么了阿姐?”

容婉低着头,脸颊上飞起了淡淡的粉色,目光也垂在地上,两只手绞在一起捏来捏去,半晌没有做声。


龙泉驿房屋出租 https://cd.c21.com.cn/zufang/c100900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