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白惜棠舒子圣小说阅读

2021-04-03 19:13:41 字号:

白惜棠舒子圣为主角的小说叫《》,为您提供白惜棠舒子圣小说阅读,小说情节跌宕起伏,非常精彩。白惜棠只觉大脑空白片刻,随即额头一阵剧痛。

精选内容:

白惜棠摔得七荤八素,听闻骂声,慌乱欲道歉,抬头的瞬间,对上一双如水似风的眼。只一眼,便叫她顿了一顿,方明白“惊鸿一瞥”的真谛。

今夜月色清冷,皎洁的月光散落而下,混着灯笼温暖的烛光照在他的眼底,衬着他幽冷的目光,以及眸中那一抹异色,竟让人莫名的心醉。

“看够了?”舒子圣冷眼瞟她,嗓音像是压着什么,“还不从爷身上滚开?”

白惜棠恍然回神,欲爬起来,舒子圣却连一瞬都不能等,抓起她的衣领往旁地一甩。

“嘭!”的巨响。

白惜棠只觉大脑空白片刻,随即额头一阵剧痛。

她用手去揉,“嘶~”

“流血了……”,就算她砸到人不对,这厮也不能这般蛮横跋扈吧?

白惜棠忍痛咬唇,对着来人骂道:“你脑子给驴踢了吧?”

她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,不悦的扬眉,忽觉面前这美男子面色有些怪异,好像在隐忍什么。

那深邃撩人的眼,那白里透红的肌肤,那轻微张合的唇,以及渐渐粗重的呼吸……

此画面太过熟悉,白惜棠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心里立刻得出结论:莫不是这里的人都把春药当糖吃?

可她细思又觉太过蹊跷,想起方才要服侍她的小白脸,她总觉着这是一桩阴谋。

于是抖了抖身子拔腿便奔,“又是个缺***,都说了我不缺孙子!”

“孙子?”

别说安乐国,就连整个大陆都没人敢骂他舒子圣是孙子。

他堂堂恒王,茂城里横着走亦无人敢怨的小霸王,如今竟被一个病痨骂作孙子?

舒子圣怎肯放过白惜棠,修长的大手略抬,速度极快,在她起步的一瞬将其拎在半空,一字一句用低沉的嗓音道:“你再给爷说一遍?”

话音方落,一万分得意的声音从拐角处传来。

“大夫人,大公子在这!大公子在这呀!”

不好,他们来了!

虽不太清楚情况,但白惜棠的直觉告诉她,断然不能给他们抓住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她逃跑心切,脚下猛力一踢,直朝舒子圣裆部。

舒子圣亦在思索来者何人,猝不及防遭遇偷袭,面色骤然冷凝,下一秒,只觉痛意与药意融合……

白惜棠仿佛听见稀碎声……

旋即,二人纷纷失去平衡,双双摔倒在地。

白惜棠上。

舒子圣下。

彼此软唇相贴,炙热的气息带着暧昧与情药作祟的莫名感觉交缠,舒子圣发出一声低吟。

当乌压压一众人赶来之时,看到的便是这副香艳景致。

“……”

没有一人说话,皆盯着地上“缠绵”二人咽口水,毕竟两个绝美之人的活色生香图一生都难见一次,个个皆忘了所来何意。

“惨了,我好像觉得男子也不错……”

不知是谁发自肺腑低叹一声,众人醒悟幡然,却率先齐齐转头去看他,“……”

空气里不知为何弥漫了一股怪异的暧昧气氛~

忽的,一尖酸的骂咧声打破沉默。

“好你个小娼妇生的杂种!平时装出一副病态恹恹乖巧的模样,现在居然敢出来偷男人,竟是要把我们白家的脸都丢尽么?!”

白惜棠被骂得一头雾水,且顾不得方才那个意外,抬头看来者。

只见人群中有一为首的妇人,身穿绿色华服,涂着大红唇,发饰极为张扬,浑身上下都透着市侩的气息。

是她在骂她。

白惜棠仔细从她的话里获取信息,眉头皱了皱。

想来这具身子的原主人境况并不好,许是出身低微的女子所生,而眼前这尖酸刻薄的泼妇,该是家里的主母。

今夜她兴师动众的来这里“捉奸”,事情怕是没有这么简单。

白惜棠晓得自己万万不能在此让她拿了罪名,目光沉静的望着那名妇人,“你哪只眼睛瞧着我偷人了?”

语气淡然,又透着坚定。

俗话说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”,她如此从容,倒叫人怀疑方才所见不过意外。

呵呵,贱坯子也聪明了些?

主母阮氏能带着人来,断然不会无获而归,沉着脸喝道:“人赃并获,你还敢狡辩!”

她一步步走近白惜棠,指着白惜棠身下不能辨明容貌的男子道:“那他是什么?你当街与男人苟且,大家亲眼所见,你还有脸否认?”

苟且你祖宗!

你自己找的孙子,还叫姑奶奶背锅?

白惜棠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,“老太婆,他是谁你比我更清楚吧?”

若非这老女人安排此嚣张跋扈的混蛋将她拦下,她也不至于被抓住,更不至于连初吻都没了。

“什么?你叫我什么?”阮氏身躯一阵,气红了眼,扬手便要打白惜棠,“你再说一遍!”

但掌未落,便听她“哎呦”叫唤一声。

不知是何物击中其手腕,打得她喊娘。

舒子圣从地上潇洒自然的起身,动作流畅,即使遭了方才生猛一击,也定力极好的缓缓道:“他叫你,老太婆,可听清楚了?”

星空浩渺,夜色美妙。

身虽静,但他俊美容颜上那一抹难以忽视的潮红,以及闪烁幽邃的眼,仍然掩盖不了情意。

令人不禁误会遐思。

若非方才他们打断了这对“鸳鸯”,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何等缠绵之事,那画面该是何等曼妙唯美~

毕竟二人都是绝色美男啊~

阮氏莫名被打骂,气极,正欲叫人,但看清白惜棠身后之人后,神情顿转惶恐。

“恒,恒王?”

此二字脱口而出,她乍然连身子也抖得跟筛糠似的,“噗通”双膝磕得十分响亮。

“拙妇不知恒王在此,冲撞了恒王,求恒王恕罪!”

说罢,重重一头磕在地上,似是要将地上撞出个窟窿。

好一个向大地栽“球”!

白惜棠一惊,不及反应,后头一票人等听闻“恒王”二字,个个像见了鬼,齐齐跪地行礼。

“参见恒王!”

原来这厮是个王爷?古代珍惜物种啊!

她得观赏观赏。

白惜棠缓缓转头,仰视那张诱人的俊颜。

只见舒子圣冷冷蔑视她一眼,便听“哐啷”脚边似乎有什么落下。

她低头去看,发现恒王丢了一把银匕首在地上,低沉沙哑的慵懒嗓音像是魔鬼的咒语缠绕在耳……

“既然你自知冲撞了爷,便以死谢罪罢!”

以死谢罪?

这张夸大了吧?

她是将军府的大公子,那么这妇人便是将军府的主母,纵然冲撞了王爷,却也没犯什么大错,何至于夺其性命?

况且,难道他就不怕杀了将军府的主母,惹怒皇帝吗?

可白惜棠脑海中的异议无一人敢提出,好像这是理所应当一般。

只听得跟前的阮氏哭嚎震天。

“恒王饶命啊~求恒王饶命~”

“拙妇下次再也不敢了,求恒王念在拙妇无知,也念在……”阮氏抽泣着看白惜棠一眼,“念在我儿的面上,求恒王开恩呐~”

白惜棠:“……”

难道她以为她跟这厮真有奸情?

也对,若换作她撞见方才那场面,也是要误会的。

但这将军府的主母也真是好笑得很,陷害她之时不把她当儿子,现下惹了事儿,倒会拿她当挡箭牌。

白惜棠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便闻身后的人问她,“你说,爷是饶了她的狗命,还是不饶?”

“……”

白惜棠抬头看他,神色幽怨。

这厮好会甩锅!

她要是说不饶,就是怂恿人弑母。

可她要是说饶,心里总觉得那么不爽呢?

也罢,毕竟是条人命。

白惜棠缓缓启唇,“勉强饶吧。”

骤然,那双直勾勾的异色眼眸荡漾出一丝狡黠。

白惜棠感觉周身凉气一串,便听身后的美男子云淡风轻道:“死罪可免,但活罪难逃……”

恩,对!

可她怎么觉着这话有些,让人汗毛冷竖呢?

“既然你儿孝顺,要不,就由你儿替你受罚,如何?”

白惜棠:“……”

原来这厮的目的是整她!

白惜棠内心在流泪。

什么穿越女主必翻身都是假。

穿越女主被坑才是真呐!

那阮氏一听让白惜棠定罪,脸上简直开了朵花,忙点头,“是是是,恒王说得对,请恒王罚我儿吧!”

“老太婆你……”白惜棠真是悔青了肠,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不是说我是娼妇所生吗?你可不是我娘!”

阮氏笑容僵了僵,为了活命,竟连脸都不要了,“你说什么呢?辉儿。我养你这么大,你难道不是我儿?”

“哼!那么你便是娼妇了?”白惜棠咄咄逼人。

舒子圣却没有耐心听他们“家常”,冷冷道:“好,那么,娼妇……”

阮氏脸一绿,狠狠的瞪了白惜棠一眼,却只得俯在地上称是。

惹得身后一干人等憋不住想笑。

这大夫人阮氏素来尖酸刻薄,看不起别人,家里的下人没谁不被她骂娘的,如今自己成了“娼妇”,倒叫人解气得很。

白惜棠闻言也笑,可笑不过三秒。

只听恒王道:“从今儿起,你儿便是爷脚下的一条狗,去东去西都由爷做主,你可有异议?”

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


上海二手房价 https://m.c21.com.cn/sh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