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刘祁楚千音小说书名

2021-04-07 17:34:27 字号:

刘祁 楚千音小说名字叫做《》,这里提供刘祁楚千音小说最新章节,结局出人意料,不容错过。且莫君卿小说精选:刘祁一手扶住我的肩,抱住我,安慰我,他的怀抱就和那天晚上那人给我的一样温暖,那人就是他,他为什么就不肯说呢?“在我们这个时代做不到也得做到。”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既然如此,我不得不选择让自己变强,才能保护好我自己。

《且莫君卿》精选:

刘祁一手扶住我的肩,抱住我,安慰我,他的怀抱就和那天晚上那人给我的一样温暖,那人就是他,他为什么就不肯说呢?

“在我们这个时代做不到也得做到。”我也明白这个道理。

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既然如此,我不得不选择让自己变强,才能保护好我自己。

毒针是个不错的选择,以前学针灸的时候就学过穴位,眼内眦角上方0.1寸处为晴明穴,被点中后头昏眼花倒地。脐上七寸,剑突下半寸为鸩尾穴,点此处,会血滞而亡,再加上针上的毒,必死无疑。

半晌后,我才收拾好心情站起来,“我们走吧。”我忍住不去看尸体,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,非要往那边看去。

一只手挡住了我的视线,“既然害怕,为什么还要去看呢?”刘祁问我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想去看看他是怎么被我害死的。

被刘祁拉着出去了,还好钱没有被抢走,找了个小酒馆点了些菜,现在吃饱才是王道,其他什么我都不想管。

刘宋的菜肴和北魏不同,北魏的基本都是牛肉羊肉,只有到了刘宋,才出现了其他牲畜,这家店看起来不咋地,味道还不错。或许是我们两个都饿慌了,一道菜上来没多久就光盘了。

“吃饱了吗?”盘子都空了之后,刘祁问我,我的肚子已经撑得很大了,许久没有这样饱过了。

我满意的点点头,付了钱,就离开了。

由于怕再遇到追杀,他就说走小路。要在这路上追杀他,明显是不想见到他活着回去,说不定要害他的人就在宫中,那他回去不就是自投罗网吗?

“你知道谁要追杀你吗?”在路上时,我问道。

刘祁没有说话,可能是有什么隐私不好说吧,我也不是喜欢打探别人的隐私,只是我们都已经经历这么多了,也算是朋友了吧,我也是作为朋友象征性的关心一下而已。

“你不想说就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他就插嘴了。

“我父皇的一个女人!”他没称呼本君,也没说妃子,看来他很讨厌这个女人。

我沉默不语,自古宫门烦事多,而且还是人家的家事,我也插不上嘴,不过不说话也不太好,这个问题是我问的,人家回答了我不说又是什么意思?

“那你们是有什么矛盾吗?”其实猜也猜得出来,在宫中能有什么事啊?

后宫中的话无非就是争宠,而牵扯到前朝就是争权了,一个妃子要害他,那么估计就是想让自己的孩子上位吧。

但是他一句话就推翻了我所想的,“她想我娶她,我不肯,她一怒之下就想找人杀了我。”

我傻眼了,那个女人不是他父皇的妃子吗?好歹也算是他半个娘。竟然想要和他在一起?这不是乱伦吗?难怪他不答应啊。

其实他如果不喜欢的那个女人的话,完全可以将这件事告知他父皇,不过那样的话,那个女人就会死得很惨,他这样默默的承受也是为了保全她吧,我倒是很好奇他对这个女人的感情了。

“是在她嫁给我父皇之前。”他又说了一句,难道她是因为嫁他不成才改嫁给他父皇的?这跨越度有点大吧?或许是为了报复他。

走到晚上就随便找了家客栈留宿,由于身上钱财不多,只敢要了一间房间。

我找店家多要了一床被子和被单,自觉的睡下面,他是皇室出身,肯定睡不得地上的。

将被子铺好后,我裹紧被子,准备好好的睡个觉,结果他来了,直接对我说:“你来床上睡吧。”

我吓了一跳,赶紧摇头说不了,他却回我说:“你想什么呢,我只是说你一个姑娘家让你睡下面不太好。”

听了他的解释我才放心了许多,还以为他是让我跟他一起睡呢,虚惊一场。

我说他身上余毒未清,还是睡床上好点,别着凉了,他却不理会我,到下面来了,无法,我只能到床上去睡了。

床板很硬,夜里总是睡不着,翻了个身,朝向他那面,却没见到人,我起身,听到有稀稀落落的说话声,稍稍靠近门去听。

“太子,宫中局势不定,太傅说恐有逆局,您已经在外耽搁很久了,还是早些回宫吧。”是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我悉心聆听,刘祁的声音传来:“本君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我很好奇,他的人明明就跟着,为什么却装作孤身一人?

听到脚步声,我赶紧回到床上平躺着。

只听到刘祁的脚步声落到了我的身边,他静静的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回到自己的住处,我不明白此举何意。

清晨,阳光透射进来很刺眼,我醒了,转身一看,他早已起来了。

“我们还有一天的路程就到建康了。”从北魏平城赶到刘宋建康,这一路着实不容易啊。

傍晚的时候,终于到了建康城了。硕大的两个字挂在城门上,我心情澎湃,南京——建康。虽然前世没有去过南京,不过能够去建康也是不错的。

刚进城就听到侍卫传来信息,“城里来了细作,皇上下令封锁城门,关—城—门!”最后三个字声音拖得老长。

要到刘宋来当细作的,估计就只有北魏了吧,不过未免也太早了点吧,太子都才回城呢。不对,之前那个车夫就搜遍了刘祁全身上下,并没有找到军机图,莫非已经送往宫中了?

我朝刘祁看了看,他的表情并无变化,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?所以才这么淡定?

宫门前,他刷脸进去了,不愧是六朝皇宫,宫殿之壮丽巍峨。

我虽没去过,但也了解过建安城,宫殿周围有朱雀桥,乌衣巷。有句诗“朱雀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。”就写的这里。

“这里是不是有朱雀桥和乌衣巷?”我想证实一下是不是真的有这两个地方,就问了一句。

他很奇怪的看着我,问我:“你怎么知道?”我才知觉我没有来过建康城,他肯定会怀疑我怎么知晓的。


免费看片网址 https://www.369kp9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