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小说 >>列表

君子无双温如玉全文免费阅读

2021-04-08 00:38:46 字号:

主角是舒怀君未白的小说名叫《》,为你提供君子无双温如玉全文免费阅读。那时,也是邀请武林几大门派前往,都觉得这小男孩武艺是高强,只是,对于许多礼节还知之甚少。于是,便有大师兄楚进跟随,以免他说错话。

《君子无双温如玉》精选:

第三章 黑衣人2

水湘凝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。

当然,省去了她与红泪的对话。

“姑娘可曾看到他们的模样?”秋长水也皱眉。

秋长水是秋氏门的门主,前任门主是秋长山——秋长水的哥哥。

当年江湖人都知他爱慕白芷菡,而白芷菡与闻人上山两情相悦,白芷菡不允许他与闻人上山争夺武林至尊之位,他便退出了武林盟主之争。

没有参与盟主海选,但他的实力在当时还是让人非常不能小觑。可惜的是,八年前,莫名其妙的被人杀死,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,但不少人传言,真正能杀他的人可能只有白芷菡了。闻人上山要想杀死秋长山,最多也是两败俱伤,可能性极小。对此类传闻,白芷菡不做回应,反而对于秋长山的死,多了些迷离的传奇的味道。

“没有。”水湘凝摇头。

因为都蒙面,穿着夜行衣,还真没有看到他们的面目,更何况他们的速度太快。

“敢问水姑娘可曾看出他们的武功路数?”

一个年轻的青年上前,盯着水湘凝问。

因为他们这些高手来到三晴山庄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见到水湘凝,毕竟是天下第一美人,君子好逑也属正常。

在这个关键时刻,都想表现一下,以求自己能在天下第一美人心中有立足这地。

水湘凝回忆了一下,摇了摇头:“我中了软骨散,只觉得他们出手很快,看不清武功出处。”

“他们难道不是一伙的?”

“看样子不是。”

水湘凝轻蹙秀眉。

如果是一伙的,为何还要出手相斗?

“那他们可曾非礼你?”一个年轻的男孩,对,只能说他是男孩,因为他长着娃娃脸,虽然他已过了十八岁,可是却未曾在江湖混过,对于许多礼仪是不懂的,他就是来自青峰派的楚易联。

据说,这个小男孩很是奇怪,他无论春夏秋冬都没有冷的感官,所以,在三九严寒天气,他一直都穿单衣一件,他的父母以为他是怪物,于是就把他丢弃,被青峰派掌门所捡,发现他骨骼奇佳,很适合习武,于是成了青峰弟子。

没想到,此男孩习武特有天赋,在十六岁时,便能轻松打败自己的师傅,在十七岁时,整个青峰派无人能敌他,在十八岁时,青峰掌门把把掌门之位让给了楚易联。

那时,也是邀请武林几大门派前往,都觉得这小男孩武艺是高强,只是,对于许多礼节还知之甚少。于是,便有大师兄楚进跟随,以免他说错话。

就像今天,这大庭广众之下,他居然问一个未出阁的女子,可曾被人非礼?

这简直荒谬之极。

室内一时如时间静止,瞠目结舌,都望向水湘凝。

虽然,他们都想知道答案,但总觉得不好相问,而这个二愣子,一下子就把人们心中所想问了出来。

水湘凝脸色绯红,娇羞不已,

她是未出阁的姑娘,这比武招亲还未成行,若招人非礼岂非了得?

楚进一把拉回楚易联,上前一步,作揖认错:“师弟年幼无知,出口不逊,还望小姐与水盟主大人大量,且莫与他一般计较。”

水震海也没有想到楚易联,出口居然问到这个,这个问题可不仅仅是关于女儿闺誉这么简单,更是关于三晴山庄的名誉与声望。

楚进皱眉回头:“师弟,快来认错,请小姐与水盟主原谅。”

楚易联也想到问的问题有些过界,面红耳赤,也上前一步:“易联出口无状,还望水小姐与水盟主原谅。”

水湘凝柔柔一叹:“他们并无非礼我,他们两个人从前后不同的方向进来,然后就交手打了起来,我便按了房中的铃铛。”

水湘凝说的是事实,也滴水不漏,这两个蒙面人也没有做案的时间。

“我也与他们两个人交了手,”水震海看向高严:“他们的武功路子……却与我用的一样。”

高严捋了捋胡子:“这两个高手显然是怕看出他们的武功出路,所以便用三晴山庄的武功与你交手。”

“不是,他们是现学,也就是看到我出手,他们再用一样的招式对我……”水震海皱眉。

“可曾看出他们的年纪?”

水震海摇了摇头。

“贤侄快免礼!”似是才看到楚易联与楚进,于是,走到他们身边虚扶了一下。

楚进又拱手道:“水盟主,下山前师傅曾有任务交待弟子,我与师弟还有要事待办,便不再叨扰,武林大会日定会再来拜访!”

“如今天色已晚,不如你们明日再下山,可否?”

楚进与楚易联白天才到,本欲在山庄住一晚,现在发现,山庄并不安全,并且,楚易联讲话没有轻重,也让楚进较为担忧,与其那样,倒不如带师弟多走动走动,也好熟知人情事故。毕竟,师弟现在也是青峰派掌门,还要争夺武林盟主之位。外出历练,利大于弊。

“不了,我与师弟此时下山,说不定还能见到那两个蒙面人。”

“那我也不强留二位了,祝你们一切顺利!”

楚易联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,只是红着脸,跟着师兄,不敢再开口。

山下。

两个蒙面人都觉得心有不甘,一个想着:若不是他在,今晚说不定早拿到了幻虚镜。

另一个想着:若是没有他捣乱,也许,就不会有此虚行。

于是,两人都有了想法:与其以后再遇此对手,不如今夜除之。

两个蒙面人都转身,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当两人看到对方时,便知来者不善。

于是,虚与委蛇的对话又开始了。

“阁下,功夫了得!敢问来自何处?”

说完,两人同时出声,说完一愣,觉得这不是废话吗?谁会告诉你来自何处,只要知道目的便行了。杀人何必问来自何处?

一个黑衣人大笑几声:“哈哈,其实,我倒真想与阁下交个朋友。”

“我亦如是。”另一个眼角微弯。

于是,两人同时出手按上了对方的肩膀。

又同时分开,一个说:“改天再把酒言欢,再续佳话。”

另一个说:“下次再聚,不醉不归!”

两人同时飞起,又朝相反的方向踏叶而去。

脚刚着地,一个吐出一口血,暗道:此人内力深厚,居然伤了我,他日再遇,定要见阎王。

另一个抱着树,吐出鲜血,用手抹去嘴角的血迹,想着:此人下毒之快,令人难防,居然用了化功散,如此歹毒,日后相见,定要他命。他每运一次功,便自伤肺腑。


次氯酸钠 https://boshenghuagong.cn.china.cn